YESART

                             

Artists|藝術家

董心如 / Tung,Hsin Ru

(1964~ )繪畫過程對我來說就是一個熱力學的狀態過程,在畫布這一個封閉系統中,由零到無限的創作歷程。
Painting is a kind of thermodynamics to me, creating from zero to infinity in the closed system that is canvas.

繪畫過程對我來說就是一個熱力學的狀態過程,在畫布這一個封閉系統中,由零到無限的創作歷程。抽象畫本身是一種能量表現,創作時能量相互的流動,過程中不斷的變動,一次次破壞與再建構,從穩定到不穩定,直到我認為最完美的平衡的狀態呈現,此狀態表現如同宇宙熱力學的常數就叫「熵」。

註:「熵」是熱力學名詞,在熱力學系統裡,一個封閉式系統如果沒有外來的激發是無法將原來混濁狀態分離出不同元素的,轉換成語言系統的話,也可以說就是說原來交互渾沌的談論系統如果不藉由外在理性談論觸發,是無法產生分離性分析的,否則仍是彼此互相如來如去互相解釋而已


Because I am extremely respect the universe and the nature, I am continue focus my art works subject on the subtle ecosystem of the nature and the human being.
Painting processfor me is a state of thermodynamic process, and the canvaslike aclosed system from zero to infinity of the creative process. Abstract art itself is a manifestation of energy, creating a flow of energy with each other. The process of continuous change, destruction and re-constructed repeatedly, from stable to unstable until I think the perfect balance of presence. This state behaves like the universe thermodynamic constants called "entropy".
      TUNG HSIN RU
 
1964     出生於台灣台北      
1994     美國紐約普萊特藝術學院美術系研究所藝術碩士
1988     國立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系水墨組畢業
1983     復興商工美工科繪畫組畢業
曾任職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華梵大學美術系兼任副教授
 
個展
2017     「窈渺—董心如個展」〈台灣台北 采泥藝術〉
2013     「熵」董心如個展〈台灣台北VT非常廟藝文空間〉
2011     「縫隙中的幽微」董心如2011個展〈台灣台北就在藝術空間〉
2010     「無垠鬱域」董心如 2010個展〈台灣台北 小室藝廊〉
2008     「觀微」董心如2008個展〈台灣台北非常廟藝文空間〉
2005     「形域.識界」董心如個展〈台灣台北雅逸藝術中心〉
2003     「境痕Ⅱ」董心如個展〈丹麥哥本哈根Butzbach Art Gallery〉
1999     「形域」董心如個展〈台灣台北太平洋文化基金會藝術中心〉
1998     「境痕」董心如個展〈台灣台北縣台北縣文化局〉
1996     「山海經系列」董心如個展〈美國紐約美華藝術中心Gallery 456〉
1993     「無題」董心如個展 〈美國紐約 普萊特藝術學院East Hall Gallery〉
 
 
聯展
2017     「伊通公園限量版」伊通公園IT Park 台北台灣
2016     「線索-臺灣當代抽象藝術展」双方藝廊台北台灣
2015     「寰宇心景~自然樂章藝術展」〈台灣台北Gallery 101采泥藝術〉
2015     「異境:跨越世代與地域的藝術對話」〈台灣台中大象藝術空間〉
2014     「春意正濃~女性藝術家聯展」〈台灣台北YESART Air Gallery〉
2013     「在地與他方的力量–臺灣當代藝術的感性座標與路徑」〈台灣屏東屏東美術館〉
2012     「非形之形-臺灣抽象藝術」〈台灣台北臺北市立美術館〉
2012     「藝變者遊行」〈台灣台北關渡美術館〉
2012     「花容.四色」油畫聯展〈台灣台北雅逸藝術中心〉
2010     「異象-典藏抽象繪畫展」〈台灣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
2009     「雙凝-台灣女性藝術的鏡觀視角」〈台灣台中國立台灣美術館〉
2009     「秘密後花園-12位亞洲當代藝術家聯展」〈美國紐約中華文化中心〉
2009     「當代價值:一個持續進行的歷史」〈台灣台北日升月鴻畫廊〉
2008     「台灣師大與俄國列賓美院教授聯展」〈台灣台北國父紀念館逸仙畫廊〉
2007     「點點滴滴–張光賓董心如袁漱三個展」  〈台灣台北一票票人畫廊〉
2007     「灰白交接聯展」  〈台灣台中台中Gallery 107畫廊〉
2007     「女性藝術家六人聯展」  〈台灣台北雅逸藝術中心〉
2007     「草山行館2007駐館藝術家聯展」  〈台灣台北 草山行館〉
2007     「中韓美術交流展」  〈台灣台北 國立藝術教育館〉
2006     「禪境-當代禪畫展」〈台灣台北國父紀念館逸仙畫廊〉
2005     「2005關渡英雄誌-現代繪畫美術大展」〈台灣台北關渡美術館〉
2004     「臺灣當代繪畫的迴旋曲式-愛之維谷」〈台灣國立台灣美術館/韓國光州美術館〉
2003     「64種愛的欲言在SARS漫延的年代」〈台灣台北伊通公園〉
1995     「台灣當代藝術專題展」〈台灣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
1995     「傳統與現代」台灣當代藝術家聯展〈美國紐約中華文化中心台北畫廊〉
1988     「水墨新人展」〈台灣台北敦煌畫廊〉     
 
作品典藏
2017     「觀微2015-2」「無垠2013-5」〈台灣藝術銀行購藏〉
2016     「花徑2015-3」〈台灣藝術銀行購藏〉
2015     「熵2012-1」、「識界2005-3」、「識界2005-5」〈台灣國立台灣美術館典藏〉
2012     「觀微2008-2」〈台灣台北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1997     「風景Ⅱ 1993」〈台灣高雄高雄市立美術館典藏〉 
2008     「風景I1993」、「形域2000-1」〈台灣台北關渡美術館典藏〉
 
 
 
 
1964   Born in Taipei, Taiwan
1993   Master of Fine Arts, Pratt Institute, Brooklyn, New York, USA
1988   Bachelor of Fine Arts,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 Taipei, Taiwan
Associate Professor/ Dept. of Fine Arts, National Taiwan Normal University, Taiwan
 
SOLO EXHIBITION  
2017   Hidden Immensity: Tung Hsin Ru Solo Exhibition, Chini Gallery, Taiwan
2013   “Entropy: Tung Hsin Ru Solo Exhibition”, VT Art Salon, Taiwan
2011   “The Glimmer from The Chink: Tung Hsin Ru Solo Exhibition”, Project Fulfill Art Space
2010   “Realm of Infinity: Tung Hsin Ru 2010 Solo Exhibition”, La Chambre Art Gallery, Taiwan
2008   “Observe Microcosm: Tung Hsin Ru 2008 Solo Exhibition”, VT Art Salon, Taiwan
2004   “Realm of Form.World of Sense: Tung Hsin Ru Solo Exhibition”, Julia Art Gallery, Taiwan
2003   "Tung Hsin Ru Solo Exhibition" Butzbach Art Gallery, Copenhagen, Denmark
1999   "Realm of Form" Pacific Cultural Foundation Art Center, Taipei, Taiwan
1998   "Traces of Realm" Taipei County Cultural Center, Taipei County, Taiwan
1996   "Chang-Hai Ching" Gallery 456, New York, USA
 
GROUP EXHIBITION
2016  “Track:Taiwanese Abstract Art”, Double Square Gallery, Taipei, Taiwan
2015  “Realm of Arts: The Dialogue b/w Different Generation & Regions”, Da Xiang Art Space, Taichung 2014  “Absolute Spring In The Air”, YESART Air Gallery, Taipei, Taiwan
2013  “The Sensible Coordinates & Paths of Contemporary Art in Taiwan”, Pingtung Arts   Museum, Pingtung, Taiwan
2012  “Formless Form: Taiwanese Abstract Art”,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aipei, Taiwan
2012  “Manifestation of Homunculi", Kuandu Museum of Fine Arts, Taipei, Taiwan
2012  “Flower.Four Colors”  Julia Art Gallery, Taipei, Taiwan
2010  “Beyond Vision-Highlights of Abstract paintings”, National Taiwan Museum of Fine Arts, Taichung, Taiwan
2009  “ Duel Regard-The views from Taiwanese Women’s Arts”, National Taiwan Museum of Fine Arts, Taichung, Taiwan
2009  "Dream in a Contemporary Secret Garden:Mixed Media Works from 12 Asian Artists", Taipei Cultural Center of in New York, NY. USA
2005  "2005 Kuandu Extravaganza: Exhibition of Modern Art in Taiwan", Kuandu Museum of Fine Arts, Taipei, Taiwan
2004  "Scylla and Charybdis in Love: The Challenges Facing Contemporary Taiwanese Artists" National Taiwan Museum of Fine Arts, Taichung, Taiwan
2004  "Scylla and Charybdis in Love: The Challenges Facing Contemporary Taiwanese Artists" Gwangju Art Museum, Gwangju City, Korea
2003  "Discourses on Love: 64 Conversations in SARS’ Era", ITPARK Gallery, Taiwan
1999  "Contradiction& Ambiguity", Kuo Mu Sheng Foundation Art Center, Taiwan
1995  "Selection of Contemporary Art from Taiwan", Kaohsiung Museum of Fine Arts, Taiwan
1995  "Tradition and Modernity: Contemporary Art from Taiwan", Taipei Gallery, NY. USA
1988  "Annual Chinese Painting New Artists Exhibition", TunHuang Gallery, Taipei, Taiwan
 
PUBLIC COLLECTION
Art Bank, Taiwan
Taipei Fine Arts Museum, Taipei, Taiwan
Kuandu Museum of Fine Arts, Taipei, Taiwan
National Taiwan Museum of Fine Arts, Taichung, Taiwan
National Art Bank, Taichung, Taiwan
Kaohsiung Museum of Fine Arts, Kaohsiung, Taiwan
 
PUBLCATION
Painting & Poetry of Tung Hsin Ru & Xiang Ming "Silent View of the Cosmos" 2009
Catalogue of Tung Hsin Ru Art Works, “Realm of Form” 2004
Catalogue of Tung Hsin Ru Art Works, "Traces of Realm II" 1998 
本期主打觀微2012-2

觀微2012-2 ObserveMicrocosm 2012-2

董心如 Tung,Hsin Ru
60x60cm
SOLD
本期主打無垠2013-5

無垠2013-5 Infinity 2013-5

董心如 Tung,Hsin Ru
120x120cm
SOLD
本期主打熵2013-3

熵2013-3 Entropy 2013-3

董心如 Tung,Hsin Ru
120x120cm
NTD 525,000
熵2013-2

熵2013-2 Entropy 2013-2

董心如 Tung,Hsin Ru
146x146cm
NTD 720,000
無垠2012-3

無垠2012-3 Infinity 2012-3

董心如 Tung,Hsin Ru
180x148cm
NTD 890,000
無垠2010-3

無垠2010-3 Infinity 2010-3

董心如 Tung,Hsin Ru
136x148cm
NTD 690,000
識界2007-4

識界2007-4 World of Sense 2007-4

董心如 Tung,Hsin Ru
91x96cm
NTD 337,500
識界2004-4

識界2004-4 World of Sense 2004-4

董心如 Tung,Hsin Ru
125x105cm
NTD 487,500
本期主打草山小品2013-1

草山小品2013-1 Grass Mountain Sketch2013-1

董心如 Tung,Hsin Ru
45x30cm
NTD 56,000
 
此岸亦彼岸--董心如的繪畫           文/郭昭蘭
 
    「以人體為比喻,手上的食指、中指、無名指、尾指代表動物,而大拇指就代表植物。人類是在離心臟最遠的中指尖端。愈接近手掌下緣的生物就愈低等,一直往下到手腕的地方,血管聚集成一條,這裡是菌類和微生物。從這裡往下發展,就無法分辨到底是植物還是動物了,可是這下面還有許多生物,經過手臂,通過肩膀……然後在這裡(心臟)的東西,就叫作蟲,或是綠體。這些都是近似生物的原生命,不一定有具體形象。」(摘自《蟲師》第一集〈綠之座〉)
   感知不再以身體作為它的底線,馳乗的視界不斷延伸能見的次元。宇宙不斷運轉,生機就在靈動之間。
 
董心如繪畫的畫面空間非藝術家無中生有的純然心象也不是絕對理性的結構分割,它遠遠召喚宇宙太初之原型,深遂而難以形象測度。飄邈幽微的幻影總是曖昧徘徊在形象或非形象、動物或植物、符號或形體、坎坷或流暢、再現的或即興的、虛與實的化境之中。畫面諸多看似矛盾對立、異質並置的大場景與小景緻,彼此交融、互為表裡;其中可見大宇宙的大規模:有明亮的光流自畫面深遠處緩緩流出(「識界2007-1」),也見畫家計較塗抹的反覆推擦:糾結而緊迫
;有時神來之一筆,平衡了畫面,卻不依賴抽象表現主義之「偶發與意外」(「識界2005-1s」),有時這神來之筆喚起樹葉枝幹聯想(「微觀2006-1S」)、不過亦常常是藝術家在場的明証(「微觀2006-1S」左下方的藍綠色線條)。畫家在此提供的豐富場景,可以讓人棲息、前進、迂迴,因此觀畫的歷程是歷時性的。畫面空間則是脫時間軸的象徵化場域:今古可對應,意義與形象可對位。自然在此演繹著渾沌但亦有序的勃勃生機,繪畫則履行她對人類最後的美好承諾。
 
  1998 年前往紐約求學前,董心如更多是水墨的創作者。一系列以城市建築、破舊老街為題材的「微象˙塵界」(1985-1990) ,讓她以第一名的榮譽畢業於台北藝術大學,她在水墨方面所下的功夫是豐厚的。然而,接觸了紐約抽象表現主義之後,藝術家開始轉向以方型的油畫布為主的抽象畫。從最早的「山海經」系列(1992-1996)的巨碑山石意象、到「境痕」系列(1995-1998)更多書寫式線條、近乎巧奪天工的手感、「心影」(1998-2002)的花朵意象、直到最近的「微觀」系列(2007-),這一番由抽象表現主義所導引出來的抽象繪畫歷程,可以說,董心如與紐約抽象表現主義維持著的是越來越放鬆的關係,反倒是東方水墨的宇宙觀、「一沙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的觀念,藉著方形的油畫布漸漸地浮出了檯面。正是這種悠然出入異文化的自在,以及勇於處理對抗性繪畫語言的態度,使我們得以在董心如的繪畫中體驗各種繪畫語言的妙處,既雄渾亦幽微。



------------------
--------------------------------------------------------------------------------------------------------------------------------------



零暗語言之熵—為董心如個展而寫        文/白宗晉
 
圖象分析可以分成三個部分敘述:造型、象(肖像)、與語言學層面。
抽象藝術雖因象的有無命名,但因為無象可解所以當初以造型分析入手,造型包括物質形狀等等,也可涉及這些材料物性形狀的心理暗示,暗示則來自文化共通累積的概念契約或個人經驗累積的暗示,如黑白色代表的光明黑暗等等。董心如新作中有件作品題名叫「熵」,這張以多層次紅色為主調的作品以紅色暗示的熱情強說了一種不可說的說,那中間明亮紅色以滯筆拖滑畫出格狀隱喻了「熵」這個意味信息密度的東西,筆觸帶出的線條雖不整齊,但也就是一種「如熵」的表達。此處命題意在藉由一點可以形成字格的思來洩漏一點語言上無所可語的能量。「抽象畫是什麼?」這句話問法應該改為「無象來自哪裡?」傳統東方哲學的「空、無」都可以是答案,此處我把它放在語言學上命名為「零暗語言」。
 
零暗語言
在切入董心如作品之前我必須先處理一個當代藝術核心大問,這大問題會佔據此文相當篇幅,但卻是必要。抽象藝術難談是個問題,直接影響了抽象藝術的發展,我提出過的「藝術發展四端」包含了「談論、體制、資本流、與以上三者的創意」,當中又以「談論、談論的創意」的影響最直接。這裡我要先回到思與語言關係,如果語言是思的寄居所,那沒語言之思住哪裡?「無可言說的思」怎麼言說?沒有路的路是啥東西?不可傳遞的傳遞又是啥東西?在語言學中「有語言」很正常,「沒有語言」這件事在一大串語言學著作中有被推敲過但沒被定位過,也就是說過去語言學處理的對象都是說出或寫出的語言文字。所以我必須先處理這件「沒有的事」才有辦法繼續說。這是種極限問題,是終極參考點的問題,我因此忽然發現過去的語言學(或符號學、圖象學)版圖上沒有訂出這樣終極的零座標,所以我這裡設計了一個取名為「零暗語言」來表示這個狀態位置。不意外當代語言文字或圖象哲學中為何獨缺「零」這個東西,歷史上西方數學中的零從印度引入至今也不過幾百年,還一度被邊緣化地稱做「魔鬼數字」。這個命名我取於傳統象數概念表達,「零」是數,「暗」是象,而「暗」字則取於物理學新發現的「暗物質」與「暗能量」,用以意味著非物質的物質性,或物質的非物質性。
以下我試著列出零暗語言性質的規定:
一、零暗語言無正向語言意義也無負向語言意義
二、零暗語言的反義也是零暗語言。
三、零暗語言去意義的結果仍是零暗語言。
四、零暗語言以任何非零暗語言擴大其意義結果都是零暗語言。
五、任何一種語言以零暗語言來表達是沒有語言意義的。
六、任何語言不能以零暗語言來翻譯。
七、零暗語言無正反意義,所以不能成為其他語言意義的比照組。
八、零暗語言可以與語言共存,語言中加上零暗語言其語言意義頂多等於本身或消解了本身。
九、零暗語言是語言的原點。零暗語言的原點也是零暗語言。
十、零暗語言可以是正負意義的拐點。
十一、零暗語言是語言的一種。
十二、零暗語言也具備語言魅力。
十二、零暗語言可以被調動而改變其語言魅力,但仍為零暗語言。
十三、不能以零暗語言為模組來思考零暗語言。
十四、兩種意義上極限小的語言符號相比結果也是零暗
十五、零暗語言不射,不能被區分為能指與所指。
十六、零暗語言無法傳達成其他文字語言,但在語言學層面上有意義。
以上幾條零暗語言的規定簡明列出,此處不談太多。
 
如如
 
此處我從董心如名字那裡取「如」字來談。「如如」是佛學常用名詞,也是道家雙遣法的應用,「如」字原始意義是「女子之從」,意義有「從、符合、一致、像、相似、去、到」等等。「如如」是「相似的相似」,「如其所如」「如之又如」的意義,白話文就是「就像其所像那樣」,這跟西方哲學所尊的「是」(being或說「存在」)字哲學有差,being as being是說「就是如其所是的那樣」。「如其所如」跟「是如所是」的差異算是東西方思想細微基礎上的經典差異。「如如」裡沒有「是」,一切都如來如去而已,「如蘋果」就如「蘋果」,用象形文字「射物」與「物」的關係就更容易理解這「如」的意義。佛學雖有「真如」一詞,又可以在不同文本中理解成「本無」「宇宙萬物本質」,但用語言理解都是「如」而已,「本質」就是「如本質」,不如「如了又如」的「如如」貼切(「貼切」也是如)。又日常說話有「假如」一詞,「真如」「假如」兩者其實都是如。
現代主義藝術最大的建樹應該就是採取形而下的科學分析進入藝術談論系統,但藉以分析的系統也引渡了一種科學要求叫純粹,這也是科學實驗室裡必要的成分分離術,所以跑出基本光學元素基本幾何元素的要求下的純粹作品,但其談論忽略了談論的工具仍是語言,語言的純粹原點是這裡介紹的「零暗語言」,而非幾何也非光學心理學等等。這算是企圖正本清源在語言上認祖歸宗的說法,或者說這是分析分類該做的,把它放到適切類別去。因為抽象藝術的零暗語言性質,所以才會需要藉由其他語言迂迴刺激來展開說法。繪畫作為一種語言或信息的東西的話,對抽象畫我寧可稱之為「零暗繪畫」。
 
董心如作品是什麼?或說了什麼?因為零暗語言性質,所以如今必須轉向變成:「董心如作品是如何被說出?」此處必須借用一點這些零暗化作品之外的系統來說,董心如在藝術史文化脈絡上可以找到兩種「如」。一種是「如抽象畫」,一種是「如趙無極」,這兩種「如」意味著兩種比較參照,這兩種對象都是社會文化約定成格下的成見或定見,一種錨定了的詞格,這是當初藝術史脈絡語言層面所給出的參考定點,但仍要注意一切定點都是浮動的,一切都是參照的如。
「熵」是熱力學名詞,在熱力學系統裡,一個封閉式系統如果沒有外來的激發是無法將原來混濁狀態分離出不同元素的,轉換成語言系統的話,也可以說就是說原來交互渾沌的談論系統如果不藉由外在理性談論觸發,是無法產生分離性分析的,否則仍是彼此互相如來如去互相解釋而已(請參考信息論)。
談董心如作品必須思考「如什麼」的問題,首先大框架是前面所說的「如抽象畫」,這部分此文已經擺脫現代主義的說法,給了抽象畫在語言學版圖上的家,那意味著一種「不去如、無法如」的語言原點,這個原點觀需要先被鑑賞,然後我們才在這基礎上開始展開「如什麼」。董心如作品第二個「如」發生在「如趙無極」,趙無極繪畫也是一種零暗語言,所以當年趙無極寧可請詩人幫他畫冊寫文章,迂迴地如,曲線寫畫,詩不是畫,畫不是詩,畫是零暗無語,詩則充滿彷彿的虛言,彷彿一詞也是如,詩對畫只能如此「真如又假如」一番。董心如與趙無極的兩種零暗語言彼此之間相比如前所列零暗語言的規定是無信息意義的,所以趙無極在此處不能以「零暗語言」來看待,而是以一種現代主義以形式造型的類型詞格框來對照,那是一種歷史文化層面上規定的成語,談者可以強說董心如推敲抽象藝術或推敲趙無極,於是變成董心如必須穿過抽象藝術穿過趙無極而畫。許多大師畫人畫物都不會有這種大類型框架煩惱,因為他們只需要做小小差異說點不同故事就可以擺脫那種「大成語」、「大格」或「大定見」的糾纏,畫圖可以「如人」「如花」,當然也可以「如趙無極」,原因就是藝術談論在此處分辨之難度與精緻度,把趙無極畫放在董心如展場中比較就會發現那些細節差異,我比如地說:鼻子(象元素)比較小,線條(造型元素)比較細,如果暫時可以給他們一個名字區分的話,一個叫趙無極,一個叫董心如。
零暗語言之所以是零暗語言就是因為細微如絲的思寫不成一個字。信息論或語言學關注的密度是字詞的意義與其密度,此處所說的零暗語言關注的是不成詞語的思的密度。越是渾沌的系統越需要大量語言來拆說。在這類畫面上這如同一般常用於當代藝術談論的語言般可以疊加、調動、斷續、匯流、顯示差異、顯示說不成語言的零暗之能,甚至可以寫出某些程式設計這類語言的出現,彼此參見,邏輯自洽,也自成系統,最後漂浮於語言大海。或如有人把連續幾何學、形式幾何學或地志學、拓樸學那幾套系統語言拿來參照地用於此處形成談論,也不過就是種種的「如」法。
我此處也以文字文學般地「如」幾句一下:「沒有魚水之分的海、沒有酒瓶的酒、沒有酒的酒香、沒有溫度維度的熵、沒有寓言的寓言……..」
此文意在兩個核心的說明,一在訂定出語言原點與列出其規定,二在點出「如」的方法。最後說句佛言佛語:「滅滅了,所以會如如了。」轉換語境白話地說:「藝術談論當繼續如此如如下去。」
 
後記:此文定稿時日聽聞趙無極先生過世消息,甚憾於其逝世,也甚憾於此文完稿之巧合。此文的零暗語言雖因董心如個展作品而思寫,但也算是由趙無極作品而思寫。一開一繼,一如而再如,無極的一端就是零暗。


 
回列表

*
Yes Art
QR code
YESART AIR GALLERY
台北市中山北路七段48號2F
(02) 2876-38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