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ART

                             

Artists|藝術家

蔡士弘 / Tsai,Shih Hung

(1979~ )

2006 台北藝術大學美術碩士 
1999 嘉義大學美術系
 
展覽/Exhibition
個展/Solo Exhibition
2013 第四帝國I /小撤退,caféshowroom,台北
2009 亮晶晶不革命軍,新浜碼頭,高雄 
2008 趴梯廢人區,枕石畫坊,新竹 
 
聯展/Group Exhibition
2013  ILLUMINATIONS: TAIWANESE MEDIA ART,Institute of Compemporary Arts,新加坡
2013  日常壞軌,尊采藝術中心,台北
2013  啟蒙之光,采泥畫廊,台北
2013  加減乘除,形而上畫廊,台北
2013  一起做公益,觀想藝術中心,台北
2013  Youngart Taipei,喜來登飯店德鴻畫廊,台北
2013  台南藝術博覽會新人區,台南大億麗緻酒店,台南
2013  標新立異,國美館,台中
2012  台北獎,台北美術館,台北
2012  心動EMU,當代藝術館,台北
2012  高雄獎,高雄美術館,高雄 
2012  BOKI,兵乓,台北 
2012  不頑之抗,VT,台北
2010  堤頂之星藝術展,台灣工銀總部大樓,台北 
2009  Mobile man ,臥龍.南海藝廊,台北 
2008  MC NOW北藝大藝術卓越獎聯展,傳藝中心,台北 
2008  龍顏創作獎,金石堂巡迴展
 
得獎紀錄/Awards & Honors
2013  文化部藝術新秀創作發表補助計畫/獲選
2013  台南新藝獎
2012  台北獎 / 入選
2012  青年藝術家藏購計畫 / <美牛實驗室> <演習軍>
2012  高雄獎 / 高雄獎首獎 
2011  台中港區藝術中心藝術新貌獎 /入選
2011  9th桃源創作獎 /入選
2010  台北新人獎 /入選
2009  台北藝術大學張心龍藝術創作獎 / 優選
2009  7th桃園創作獎 /入選
2008  新濱碼頭新秀藝術徵件比賽 / 第二名
2008  6th桃園創作獎 /入選
2007  台北藝術大學龍顏藝術創作獎 / 龍傳獎
2007  台中港區藝術中心藝術新貌獎 /入選
2006  60th全省美展 /入選
2006  屏東縣美展 /入選
2003  國軍文藝金像獎 / 銅牌獎
2000  全國油畫展 / 銅牌獎
 
本期主打什麼時候才是你

什麼時候才是你 When are you

蔡士弘 Tsai,Shih Hung
72x91cm
NTD 84,000
本期主打慢船

慢船 Slow boat

蔡士弘 Tsai,Shih Hung
91x116cm
NTD 140,000
本期主打綠蜂

綠蜂 Green bee

蔡士弘 Tsai,Shih Hung
91x72cm
NTD 84,000
本期主打閱兵典禮

閱兵典禮 Review troops

蔡士弘 Tsai,Shih Hung
72x50cm
NTD 70,000
本期主打那場相遇

那場相遇 Meet

蔡士弘 Tsai,Shih Hung
116x91cm
NTD 140,000
加冕2號

加冕2號 Coronation No.2

蔡士弘 Tsai,Shih Hung
80x80cm
SOLD
漢堡人

漢堡人 Hummer of hamburger

蔡士弘 Tsai,Shih Hung
100x80cm
NTD 138,000
眺望塔

眺望塔 Tower

蔡士弘 Tsai,Shih Hung
100x100cm
SOLD
玉山X三

玉山X三 Yushan X 3

蔡士弘 Tsai,Shih Hung
100x88cm
SOLD
魔幻之吻

魔幻之吻 The kiss

蔡士弘 Tsai,Shih Hung
100x65cm
SOLD
投降後的消毒作業

投降後的消毒作業 The disinfection

蔡士弘 Tsai,Shih Hung
100x100cm
SOLD
蔡士弘:繪畫是攻擊的行為!
撰文/張晴文
 
 大部分的時間裡,蔡士弘和他多數的同學一樣,是一個小學老師。但下了課,回到簡單的工作室,他所面對的又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工作室是一幢坐落在學校附近貨櫃似的屋子。這一處得以專心創作的地方,來自學生家長的幫助,車庫大小的空間,只是空地上一個灰色的水泥鐵皮盒子,打開門,裡面卻像是祕密工廠,未完成的作品擁擠地排在牆邊。這裡有戰爭場面,有大批軍火;有列隊的領導者,也有閃耀的流星。
 師院畢業,後來於北藝大在職進修,蔡士弘自認為在這個藝術場域裡的位置,不像其他一路念藝術院校畢業的創作者有那麼多的機會,所以更努力地競爭各種獎項,「好像只有靠比賽,才能在台灣的藝術圈被看到。」這樣的自覺警醒著,讓他無緣成為一個靠著鐵飯碗安穩過日的小學老師,拚了命似的,每天晚上和週日都到工作室報到,工作就是這樣規律。白天教書佔去了大部分的時間,也因此,他要求自己必須戰戰兢兢投入創作。
 2012年才剛獲得高雄獎肯定的一系列作品,畫面灰沉沉地,充滿肅殺之氣。好像有什麼事情不太對勁,仔細一看會發現所有的人物都一模一樣,無論是拿著補蟲網的女孩、騎士,或者除草的人,他們手上拿著工具,但是對象全都不見了。他們的存在荒謬至極,像是一群沒有生命的符號,彷彿從哪個時空降下,最後竟流離失所至此。
 那個地方正是網路空間。
 「我的作品裡的圖象,都是從網路google下來的,所以必須重新把它們安排好。這些場景經過安排、再製,大部分比較傾向毀滅的意象。這個系列的作品和數位有關,創作動機來自一個做影像創作的朋友,他說『如果畢卡索還在,他不會繼續畫,他會做影像』,就是一種繪畫已死的論調。我想討論平面和數位的關係到底是什麼?在我的畫裡,所有人的動作都是一樣的,這來自『複製』『貼上』的概念,也就是很簡單的Ctrl+C、Ctrl+V的動作,可是我用很手工的方法來做。所以,這些人物遠遠看都一樣,但是近看一定不一樣,包括顏色、衣紋等。」
 蔡士弘畫裡的人物是讓人看不清的。他們可能戴上了口罩遮掩,也可能只有背影,總之無法辨識明確的面貌。他們是誰?可能是包括你我在內的路人甲們,當然,也可能是領頭人物豬羊變色,單一的權威形象被複製貼上的手法銷解了。「我覺得數位時代沒有一個聚焦的主角,臉書就是最好的例子。這是路人甲的黃金時代,每個人都可以是主角,但是沒有人會理你,因為有太多個主角了。這就是當代的生活,沒有主角、缺乏主角、等待主角出現。」
 近年來,蔡士弘的創作將光彩和陰霾並置,鋪陳出極富衝突感的畫面,災難和燦爛僅有一線之隔。畫面裡,列隊的人物顯得荒誕,這些煞有其事的行為者背後卻是空洞無意義的氣氛,對比於時空,人變得脆弱且無謂,不禁令讓人懷疑,畫下這樣空虛處境的,是不是一個悲觀論者。
 2008年至2010年間,蔡士弘在研究所階段發表的「Party廢人」系列,誇張地呈現當下生活虛無的一面。輕佻的人物、扁平的空間感,以豔俗的色彩表達不堪的現實。表面上,主題是歡笑嬉戲的,但實際上整個系列的作品卻透露著深沉的悲哀。「這個系列畫的就是我和我朋友的實際生活,整天不知道自己在幹嘛,惡搞,在自己的空間裡很像國王。隨著年紀增長,大家也不會再這樣玩了,其實也不過幾年的光景。我覺得我們這一輩還滿多人認真地在做一些無聊的事。我的個性就是這樣,內心不是這麼歡樂,歡樂的背後原來是相反的感受。這些畫面看起來是玩樂,其實也是很哀傷,一般人看到作品會覺得可笑。就像參加Party,玩樂的當下會覺得很開心,但是結束後超空虛的,覺得自己到底為什麼要這樣?這些作品都很大幅,真的太空虛了,畫面有種空曠的感覺。」這些歡樂過後的巨大感傷,後來乾脆收起笑容,代之以各種激越的畫面,毀滅的場景直接曝現,天災人禍熱烈地交響,看來竟還像是一場慶典。「其實我也不是說要毀滅,應該是還沒有毀滅之前的狀態。但我也不覺得它真的會毀滅,也不是悲觀到教大家去死。我的作品通常會同時呈現事物的正面和反面,我的個性就是這樣,所以作品也這樣。就像畫裡的那些流星。從小我就很喜歡畫流星,可能因為流星有很多的傳言吧,人們看到流星就想許願,但是當流星很接近地表的時候,就是災難了。我沒有很明確地交代它的距離,所以看起來有點曖昧。」
 凡事都有兩面。數位時代意味著時間和空間的超越,但同時,也必須付出一些代價。「現代人因為數位科技的發達,所以人和人之間都很無感。我在作品裡畫的這些分身,就是主角的缺席。分身是數位時代的象徵,我有很多個帳號、可以有很多分身,但現實世界的我只有一個。數位環境對我來講還滿焦慮的,現在的人動不動就上網,可是我不能理解為什麼大家要上網玩這麼久?究竟在玩什麼?」意識到自己在這樣的環境下也有無意識陷溺的時候,他感到恐懼,「以前的生活不是這樣啊!」
 大量訊息湧入生活,感官也會有麻痺的時刻。「數位的時代一直在灌輸,最後人們是無感的。比如說去年日本的海嘯,台灣人雖然捐助了很多,但身體上的感受不一定這麼真切。當新聞不斷被播放、感覺不斷淡化,最後就變成一個無感的現代人類。我的作品畫面是生冷的,也是無感的,但其實我還是很激進的,也想做點什麼,所以畫裡的人物都有動態,好像期待有什麼事情發生。」這樣的感受也反映在作畫的方式,一個又一個以手工勞動製造出的「複製再貼上」效果,要耗費許多時間重複描繪,繪畫的生產過程必須面對枯燥的過程,「其實我還滿喜歡手工的感覺,自己可能也有點被虐的傾向,因為這個要畫很久、要一直重複,但我這個人其實很討厭重複。」
 創作的驅力,或許就是來自這樣逃不開的矛盾,某種「很認真做一些無聊的事」的情緒,從早期調侃、戲謔的「Party廢人」系列,一直延續到後來反映時事的創作,蔡士弘面向日漸冷漠的世界,還是有內在的抵抗。這種狀態不只表現在創作裡,也表現在面對當下某些爭議性事件的態度,例如美牛政策、核能政策等,今年春天的一場廢核遊行,他也在人群之中。「我們已經不能做什麼了,至少去做些這種事情吧,一般的人民就是這麼無能為力啊!有些事是很無能為力,但有些事是可以做的,像廢核,有些國家做到了,證明那是可能的,只是台灣不做而已。」「我覺得好像什麼事件都是被設計好的,我們其實是被安排好的。這是比較宿命一點。所以作品裡所有人的高度都要做到很精準,也常會有一些和測量或比例尺相關的圖象。」儘管作品強調數位化對於人類生活的影響,但是在冷淡和無所謂的表情之下,畫家對於很多事情還是熱血而有立場的。「只是我會用比較冷的方法來表達。藝術家總是因為熱血,才會當藝術家。」
 蔡士弘近期的作品總有強烈的國家意象,或者明顯的陣營對抗情景,人類行為背後,少不了某種強制介入的力量。由此看來,他對於不可抗拒的強制力、壓倒性的控制,是有意見的。「因為我的生活、工作是很規律的。老師一直都是一種高道德標準的職業,相較之下,藝術家就被用比較寬鬆的標準看待,所以我覺得應該要做些什麼。我要求自己在學校一定要像個老師,但下了課要做自己。我的生活和創作很不一樣,是很鮮明的對比。尤其現在的老師還真的是很難當,對我來說,畫畫就是一種攻擊的行為。」
 畫布就是戰場。不僅是對外在世界的不平之鳴,也是自己不同身分之間的拉扯。「可能是一直以來很被壓抑,終於釋放了。過去師院的養成環境真的很壓抑,那是很傳統的氛圍,一直到了北藝就有一路開朗的感覺。而現在,我的工作也是一件很壓抑的事,平時在學校講話、做事的方式,偶爾也會讓同事覺得我瘋瘋癲顛的,他們會問:學藝術的都這麼瘋狂嗎?我的作品,或許就是生活帶給我的、以及我自己所製造出來的反差和結果吧。」
 蔡士弘以紀律要求自己,像個控制狂一樣安排生活和創作。「我很喜歡『命運規畫局』這部電影,就是說你的每件事都是被安排好的,不能反抗。我真的有控制狂,希望自己的創作是被我安排規畫的,但不希望自己是被規畫的,就像一個國王可以安排所有的東西,但我不交代結局。」對他來說,創作不是為了營生,而是用幽默感來面對現實,甚至是不留情面地揭露荒謬。「繪畫很像是找回自我的過程,應該回到原本自己想要的。」
 
回列表

*
Yes Art
QR code
YESART AIR GALLERY
台北市中山北路七段48號2F
(02) 2876-3858